本命宗凜
副命櫻真
臭裝逼怪
經常矯情

[宗凜]宗介9.14生日大快樂

2017.9.14

靈感來自凜的浪漫細胞

源用的是老梗

 

很快就到九月十四號了,為此,生性浪漫的凜要給他一個驚喜。

 

首先,在每星期的通話時間內都不能透露半句自己會回來日本的痕跡,這對於與宗介無話不談的凜其實很難去對宗介隱瞞些什麼,有什麼事第一個告訴的人是宗介,無論大小事亦是如此,從來都沒有變過,因此這對凜來說是個極具艱難的任務,尤其宗介還是一個相當機智的人。

 

第二就是,無論被宗介發現了什麼蛛絲螞跡都要保持鎮定,打著哈哈的蒙混過去。

 

第三就是,火速在網上訂機票,還要提早幾天到達日本,保證不會有飛機延誤的後果出現。

 

三項自訂的守則都訂好了,只要提前收拾好東西,裝好行李就可以隨時跑路了。

 

九月十三日那天,凜從入境至到達機場的過程一直都暢通無阻,天氣也特別晴朗,也許老天爺也在眷顧松岡凜這個人。然而現在這個被上天所庇佑的人卻在巴士上睡得不省人事。

 

「到達總站,請乘客收拾好隨身物品並在車廂尾部下車。」

 

官方的女性聲音在巴士中迴響著,每個乘客都爭先恐後的搶著下車,期間還發出不少嘈雜的聲音,使原本熟睡的凜不禁皺起了眉頭,他除下正戴著的耳機,緩緩睜開尚帶著點迷茫的眼睛,似乎並不了解現在是什麼一個情況。他揉了揉帶著些水光的眼睛,對著車窗整理了一下睡得翹起來的頭髮,才提起擱在旁邊的行李慢吞吞的下了車。凜觀察了一下周圍的狀況,發現在他離開日本的那段時間,這裡真的變了不少,但他還是憑著他的記憶回到了自己的家。這次他回家的事連江都沒有事前通知,因此當江看到他時,也情不自禁的撲進他的懷裡。然而,考驗在這個時候來了,江問起凜回來日本的原因,期間還露出一副憂心忡忡的表情,似乎是覺得凜在歐洲碰釘子了,害得凜只好揉了揉她的頭,示意自己過得很好。

 

 閒話家常了快一小時以後,凜又衝出了家門,直奔附近的超商去了。他隨手打開冰箱,便從中拿出了幾罐可樂,便在收銀處結帳了。出了超商,不遠處是一所帶著濃厚西洋風味的花店,他推開兩道木門,映入眼簾的是一片花海的世界,然而他卻不為此而停下腳步,反而走向了店員吩咐他包起了那束他所挑選的花束。

 

於是,買好材料的他一手提著裝著可樂的塑膠袋,一手抱著那束花。因為時間尚早的緣故,他決定去先咖啡廰喝個咖啡吃個蛋糕,順便試探一下那廂的某人。於是說做就做的凜迅速的撥打了電話。

 

「喂…凜嗎?這個時間打給我有什麼事?你那邊應該是凌晨吧。」宗介的聲線與往常一般低沉,醇厚的音色使人不自覺沉醉其中,他的聲音彷彿張開了一張網子把猎物緊緊纏住,不能動彈。

 

「…」此時的凜並不打算說些什麼,二話不說就把通話給掛斷了,因為他深知自己這時說什麼也不對勁,而且以宗介的聰明才智肯定會把他的計劃給識破的,所以他唯有選擇關機裝死。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終於到了傍晚時分,凜算好時間,把帳都結好了,便步行的往宗介的家裡去,過程中還有不少人因為他手裡的花而停駐不前,大概是在想那麼大束的花到底是送給誰的吧。途中他還買了宗介最喜歡的豬排飯,打算給他一個大驚喜。

 

過了一會兒,他走到了宗介的家門前,深呼吸了一口氣,做了下熱身運動。便按響了門鈴,把花束放在門的正前方,自己卻躲在不會被看到的暗角。腳步聲漸漸的靠近玄關,吱呀的一聲門打開了,宗介瞄了眼地上放著的勿忘我,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正當他打算彎下腰拾起花束時,凜卻突然嗖了出來,搖了搖那罐剛剛買的可樂,把罐口對準宗介的臉,一下就拎開了鋁扣。瞬間,宗介的臉、頭髮以及上衣也被可樂浸濕了,縷縷髮絲都沾滿了可樂的氣味,渾身酸甜酸甜的感覺。

 

但那廂惡作劇的凜卻笑得十分開心,連鯊魚牙都毫不吝嗇的全露了出來。

 

「…你專程來日本就是為了這個嗎?」宗介盯著笑得幾乎喘不上氣的凜,有點無奈。

 

「當然不是,山崎宗介你是不是又忘記了你明天生日啊。」凜一臉啊這傢伙果然又忘了自己生日的鄙夷表情,看來他早就知道宗介對生日可有可無的想法。

 

 

「我不是早就告訴過你我不慶祝生日了嗎?」口上這樣說著的宗介卻把地上的勿忘我抱在懷裡,一副誰都別想碰我的花的架勢。

 

「而且我不是告訴過你,你有空…」

「你有空回來不如在歐洲參加比賽,對吧。首先,我得告訴你,我平時的比賽也已經參加得夠多了,再來,連你生日我都不能趕來我還算什麼你的摰友啊,我知道你是真的不介意生日這種鳥事,但我介意,十分的介意!」凜用拳頭捶了捶宗介的胸口並打斷了他的話,顯然他對宗介這方面的不滿已經積累到無法忍受的地步。

 

「唉,說不過你,歡迎回來。」宗介眨了眨眼,深深的歎了一口氣。「你以為我會這麼說嗎?看招!」宗介鉗制住凜的手臂,搶走他手中的僅剩少許可樂的罐子,把那些剩餘的可樂都倒在他的頭髮上,笑得不可開交。

 

「我回來了,山崎宗介你好樣的!」凜把手中的豬排飯打開了,自己在那邊開始埋頭苦吃,打算把飯都吃光,然而被宗介以壽星生日最大的理由要答應宗介所有的要求,包括跑腿。

 

結果,宗介讓凜又去買了份豬排飯,不過這次的豬排飯跟一般的並不一樣,因為那上面插著幾根歪歪扭扭的蜡燭,飯上還用沙拉醬寫上宗介生日快樂的字樣,使宗介哭笑不得。

 

其實到了這個年紀,慶不慶祝生日對他來說早已不怎麼重要,倒不如說他根本沒有在意過生日這回事。但是因為這個人是凜,所以才特別的感到喜悅。

 

「難得我們宗介髮型亂得這麼好看,就順便拍個照吧!」

「我拒…」

「拍好了,我發在朋友圈了,你記得要看啊,宗。介。大。帥。哥!」

「…」

補充:會用勿忘我是因為它的花話是永恆的愛,濃情厚誼,永不變的心,永遠的回憶。而我覺得凜對宗介肯定也是這樣想的,所以就這樣寫了。(有夠自作主張的)到了喜歡宗介的第三年頭了,有著很多很多的感觸,第一年他生日的時候我還只是個只會放他的圖說生日快樂的菜鳥,第二年的時候因為某些原因沒能寫成生日賀文,所以這應該是我第一年給他寫的生日賀文吧,其實因為有段時間沒寫文,所以文筆有點生硬,也可能崩壞了宗介的性格(ooc慣犯)但真的真的很喜歡山崎宗介這個人(硬要吹一波)他真的特別特別好。其實我原本以為我快要脫坑了,可是之前看到了他的圖又再次激動起來了,我不知道我還能喜歡他多久,但能喜歡上他是我的榮幸。


评论(7)
热度(27)

© 秋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