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宗凜
副命櫻真
臭裝逼怪
經常矯情

FREE!山崎宗介X松岡凜
ü   幼年宗凜
ü   凜去了澳大利亞的時期
ü   宗介總裁在默默等收信的期間
ü   可憐的宗介總裁
 
松岡凜走後的第一天
 
宗介一如既往的在清早起床,吃了個簡單的早餐,隨手拿起昨晚就收拾好的書包出了門。今天的天氣依然冷,卻並不影響宗介往學校前進的腳步,他不急不慢的向前走。呼吸的時候嘴裡呼出的白色氣體糊了他的眼睛,今天的他,跟平常一樣,彷彿凜從來沒有離開過,一切都像是沒有改變過,一切都像是沒有發生。他,依然是這麼生活的。
 
松岡凜走後的第一個月
 
今天,宗介需要獨自完成了值日生工作,因為他原本的搭檔早在下課鈴響起的時候就遛走了,留下可憐的宗介一個人打掃整間教室。一個人的教室,有點靜謐,又帶著幾分寂寞。在這樣的環境下,宗介好像完全沒被影響似的,努力完成他的職責,把教室的每個角落擦拭得一塵不染,閃閃發亮。當他正打算收拾書包回家的時候,發現那個總是在門前等待的身影不見了,那個一臉不耐煩的催促他對他說慢死了的那個傢伙離開了。此刻,他才真正有了那個人離他而去的實感。
 
松岡凜走後的第二個月
 
今天是假期,因此宗介想念凜的時間變得更多了,不過這對於宗介來說也不知道是好是壞。「不知道凜現在過的怎麼樣呢?」宗介托著腮望向遠方的天際,彷彿這樣做就能夠看到遠方的凜正在做些什麼。「不過凜那傢伙那麼自來熟,肯定沒問題的。」宗介笑得很甜,那笑容裡帶著的是對好友的自信以及濃濃的信賴,或許這就是男生之間的友情吧。
 
松岡凜走後的第三個月
 
「呼啊…今天也還是沒有信啊…凜那傢伙到底在搞什麼呢?」或許是因為難以置信的關係,小男孩著急的幾乎要把頭撞進郵箱裡看個清楚,仔細檢查裡面到底有沒有好友寄來的信件。然而不論他怎麼找,郵箱裡仍是空空如也,只有那些因許久沒整理而遺留的灰塵碎屑。看著那空無一物的郵箱,他的眼角有點泛紅。
 
松岡凜走後的第四個月
 
宗介仍然沒有收到凜所寄出的信件,他的內心焦躁不安,甚至是仿徨無助。可他只能一個人的去面對這種孤單。有時候走在街上,看著那些玩得歡快的孩子們,他會想起自己跟凜一起玩耍追逐的畫面。無數的回憶充斥著他的腦海,彷彿快要擠滿他的腦容量,他受不了,這種獨自一人的感覺,可他仍然要故作堅強,走下去。
 
松岡凜走後的第五個月
 
宗介終於按捺不住思念的情感,他決定每當見到一個郵差就走上去問「郵差先生,請問有山崎家的信嗎?」然而問得越多的人,他的心情變得越來越低落。但他卻不曾想要放棄,因為他是山崎宗介嘛,那個不輕言放棄堅強的男人。於是,那一天,他一宿未歸,等的只是那封下落不明的信。
 
松岡凜走後的第六個月
 
終於,宗介對凜的思念越來越薄弱了,畢竟很快就要到期末考了,各種課業壓到他的頭上來,他被壓力壓得喘不過氣來,幾乎連遊泳池也沒空去。自然對凜的思念就減弱了,說是減弱不如說是沒有時間讓他想東想西了。不過,這並不代表他不再思念凜,只是將其暫時放下。
 
松岡凜走後的第七個月
 
期末考結束了,接著來的便是夏祭。小伙伴們邀請了宗介一塊兒去,他也欣然的接受。但沒有挚友的陪伴,此終讓他有點兒失落,可他並沒有表露出來。於是在煙火爆發的瞬間,他毅然的拿起掛在頸子上的攝影機,拍下了那絢麗奪目的煙火。
 
或許是因為難過過了,思念過了,寂寞過了,宗介決定不再去想那封信的下落,也把松岡凜這個人的事情埋藏在心底。並不是說他不重要,相反,就是因為他重要,所以宗介才未能在他離開的時候迅速放下感情。但是,宗介依然要繼續他的生活,他不能讓對凜的思念妨礙到他前進的腳步。所以他才會決定將那份感情放在心底裡,作為推動他前進的動力的一部份。
 
或許,宗介的心裏還是藏著很多話想對凜說,或許是抱怨的,或許是氣憤的,怎麼也好。但他最想說的應該是這句:「凜,我會在終點處等你。」
 
-或許適當的離別會讓我們都有所成長,但我們的關係仍然如同昔日那樣,永不改變。
 
 
 

评论
热度(12)

© 秋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