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宗凜
副命櫻真
臭裝逼怪
經常矯情

[宗凜]蘋果泥

FREE!山崎宗介X松岡凜

設定為凜的父親剛剛去世

幼年宗凜手拉手(什麼奇怪的東西混進來了

治癒向

 

早上的教室周圍也還是充滿朝氣蓬勃的,窗外的樹葉沙沙作響,蔚藍的天空散發著幾絲的光茫,天氣好得就連小鳥也忍不住為此高歌一曲。然而好的天氣並不代表會有好的心情,因為這裡就有個郁悶不已的人。即使這裡周圍是一片生氣盎然的景象,那人的眉頭還是緊鎖著的,他一臉愁容的看著地面,彷彿那地板的存在便是礙了他的眼似的,他一臉心不在焉的神情任誰都看得出來他沒有專注的上課,然而並沒有什麼人注意著他。

 

早上的課就這樣完了,他以發呆渡過了一上午。期間也沒人向他搭話,也沒有人覺得奇怪,而他好像早已習慣了這種生活模式。自己一個人吃午飯,吃完了就找張長椅睡午覺,待到上課鈴聲響起才肯回去教室。

 

等到下課的時候,通常他都會直接回家。不過今天不一樣,今天回家前他要去一趟凜的家。凜生病了,自他父親死後以來第一次的生病,雖然只是一般的發燒,但畢竟家裡除了他就只有江了,所以宗介根本不能放下心來。於是,一走出校門,宗介就快步的走向水果店,買了幾個蘋果,又去超商買了幾支運動飲料,便向凜的家走去。

 

提著手裡的塑膠袋,走了大約十五分鐘,就到了凜的家門前。正打算按門鈴的時候,卻發現門根本沒有關緊,於是他無奈的搖了搖頭,暗歎這對兄妹的不小心。他輕輕的推開門,發現地板上放著林林種種的雜物,柄子沒合上的剪刀,沒有蓋上蓋子的礦泉水,放久了、已經開始發硬的毛巾。真是的,這倆個傢伙真不讓人省心。他這樣的想著。於是,作為訪客的宗介默默的為他們收拾好了客廰。

 

走進房間,看見江就趴在凜的身側酣睡著,似乎是照看凜照顧得累了。為了不驚動她,宗介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隨手拿起掛在椅子上的毛毯,悄悄的蓋在江的身上。然後漸漸靠近床頭,細細撫摸那紫紅色的亂髮,輕輕的觸碰他微微泛紅的臉蛋。他把自己的額頭靠著凜的,大概是想要測量體溫的動作。然而,凜卻在這時醒了,還沒完全睜開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凜頓時嚇得愣住了。

 

-「宗…宗介!!!」

-「是我啦,用得著這麼驚訝嗎?」

宗介見凜醒了,也沒覺得這姿勢有什麼不對。卻稍微拉開了與凜之間的距離。他皺了皺眉,又說:「凜,能起來嗎?我買了些蘋果,要吃嗎?」明明是詢問的語氣,卻讓凜有種這蘋果必須得吃的感覺。或許是察覺了凜的不方便,宗介慢慢的托起凜的背,把他的枕頭立起來放在床頭,讓凜得以靠著枕頭坐起來。「一點點吧…」因為宗介的悉心照料,凜似乎感到有點摸不著頭腦,回答的時候眼神整個都是迷迷糊糊的。

 

「那好,你等下。」宗介笑了笑,而後走出了房間。到他再進來的時候,已經是二十分鐘之後的事了。這時,他手裡捧著的是一碗爛得不能再爛的蘋果泥,他的臉有點紅,笑得有點尷尬,像是把事搞砸了要來面對父母認錯的小孩子。

 

凜看了看他的臉,又看了看他手裡的那碗蘋果泥,笑得不可開交,完全歇止不了。宗介拿著碗,把湯匙湊到凜的嘴邊,一臉你給我吃下去的嚴肅表情。於是,面對著這樣的宗介,凜也只能乖乖的吃下去。雖然賣相並不好看,但凜卻吃得很滿足。

 

-這碗蘋果泥是他有史以來吃得最甜的、也是最好吃的。

 

-「啊,下次我要吃兔子蘋果!」

-「你下次病的時候我再做給你吃。」

-「嘿,我期待著呢!」

-「嗯...」

 

PS:不要問我餵食過程,我是體諒一眾單身狗才沒打出來的,看我多好人。(只是懶得打)

 

 

 

 

 

评论
热度(12)

© 秋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