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宗凜
副命櫻真
臭裝逼怪
經常矯情

這一次,絕對要讓你獲得自由。

這句話是我想說的,也是我想真晝對他說的一句話。不管怎麼說,我覺得從櫻哉小時候到現在,他也未曾獲得自由過。小時候面對的是父母的逼迫,之後雖然有了椿,有了歸宿,但卻沒有獲得那所謂的「自由」,不能隨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很為他心疼。因此,決定了!下一個坑要寫真晝回到過去拯救櫻哉!(我覺得我會被櫻椿黨圍毆)說是說拯救啦,不過我想真晝大概並不是抱著這麼宏大(?)的理念,只不過是一種純粹的想法罷了。「因為櫻哉是我的朋友,所以我要幫助他。」大概是這樣!其實思緒還沒理好,只不過剛剛情緒有點受觸動了,才會打了這篇東西。謝謝大家看到這裡。


评论(9)
热度(5)

© 秋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