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宗凜
副命櫻真
臭裝逼怪
經常矯情

[櫻真]memory

  • 櫻哉視角
  • 蠻沉重的文筆
  • 真晝只出現了一個鏡頭

  • 第一人稱(雷者勿點

說起來好像有過那麼一段差點被遺忘的回憶。

 

小時候的我總是自己一個人玩耍,玩得天色暗了才捨得回家,因為我從不希望回到沒有人氣的家。那天亦是如此,我坐在那早已蕩過無數次的鞦韆上,沉迷在自己的思緒裡,不願抽離,屁股更是緊貼著軟墊不肯離開。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或許只是不想回家而已。

 

頃刻間,一道細小的哭聲從遠方傳了過來,可我並不太想理會,畢竟這傢伙把我的思緒都給破壞了。於是我繼續蕩我的鞦韆,感受著涼風的吹拂。可即使我再怎麼無視,那聲音還是存在著。我忍無可忍,便放下鞦韆,看看這傢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順便教訓教訓他。

 

隨著聲音的方向,我找到了他,他是個可愛的男孩子。有著一頭褐髮,頭髮短短的,看起來手感很好。他蹲在草叢旁邊,蜷曲著身體把頭埋進手臂裡,就開展了他的哭泣大業。看他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我不禁嘆了一口氣。緩緩的走過去,遷就著他的身高蹲了下來,摸了摸他的頭髮以示安慰。當然,這其實也包含著我的私心。

 

他猛然的抬起頭來,露出那雙哭得通紅的眼睛。大概是發現了我在看他,他使勁的用手背把臉上的淚珠都擦掉,那張圓嘟嘟的小臉也因此而被弄得通紅。看到他這副逞強的模樣,我卻覺這樣的他跟我很相似。或許是因為這個原因,我想要更加的靠近他、以及了解他。

 

他並不愛說話,這是我經過707次試驗所得出的結果。我自認我也算是可愛,怎麼會被這麼一個小鬼給拒絕咧,真是莫名其妙。奇怪的是,他很喜歡被摸頭,每次被摸得舒服了就會瞇起眼睛來,說不出來的可愛。可是不管怎麼樣,他就是不愛說話。即使我多麼努力的向他搭話,那天他還是一句話都沒有說。

 

真是個奇怪的傢伙。

 

可每次當我來到了公園,我總會不自覺的東張西望,尋找那抹細小的身影。可從那天以後,就再也沒有見過他了。起初我還是會期待他的到來,可後來我放棄了,「希望越大,失望越大」這句話果然是對的。

 

我討厭被拋棄,但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在漫長的等待裡,我選擇了放棄。

 

但是這次,我不會再放棄了,因為我找到你了。(IGET YOU!!!!)


在櫻哉生日之前也不會再發文了,偏偏4月2號是我聯考的日子[手動再見]各位有緣再見。




 


评论
热度(9)

© 秋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