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宗凜
副命櫻真
臭裝逼怪
經常矯情

[櫻真]與櫻哉渡過的第一年生日

距離那個人的生日還有五天。

城田真晝看著那被水霧浸濕的窗戶,如此想著。

他從口袋拿出了手機,一如既往的給他發了條短信,再向上滑動聊天記錄,那人始終沒有回覆。

這使一眾基友龍征、虎雪為此感到十分擔憂。平日爽朗健氣的真晝馬麻居然連成天掛在嘴邊的Simple地...也不說了,還老是心不在焉的看著窗戶發呆,這不禁讓他們聯想到真晝看到一些他們看不到的東西。

經過幾天下來的觀察,他們發現真晝的歎氣次數越益增加,有時候還會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緊盯著手機失了神般的喃喃自語。於是,衝動的龍征是忍不住了,衝了上前。

「真晝,你這幾天怎麼了?老是發呆,還總看著手機。」

「我沒有啊…我有事要先走了…」真晝又歎了口氣,失了魂似的便走了。

「還真是不像以往的真晝啊...真讓人擔心。」虎雪皺著眉頭,一臉憂愁的樣子。

「我回來了。」聲音在走廊間回蕩,然而並沒有回應的人。不過真晝也沒怎麼在意,只是踏著虛浮的腳步走進了房間裡,頹廢的倒在整理得乾淨的床舖上,把自己捲進被子裡,像極了一個人形的蟲繭。

「真晝,你回來啦,家裡的泡麵都沒了…」小黑抱著懷裡的薯片哀怨的盯著被子裡的人,撒嬌的聲音很是可愛,可惜真晝現在並沒有欣賞的心情。

「你要是給我個提議,我就買給你。」真晝的腦袋依舊埋在被窩裡一動不動,無力的聲音中帶著點軟糯。

「嘛...會讓你煩惱的也只有那個傢伙的事吧…那傢伙的話只要是你送的都喜歡吧…」小黑慵懶的打了個哈欠,一臉我沒睡夠少煩我的模樣。

「但是今次是第一次慶祝他的生日,這樣好像隨便了點。」

「那你去做個生日蛋糕再找些人來跟他一起慶祝不就好了,反正你們人類不是喜歡聚會嗎?那天我要吃一百袋清湯味…」

「小黑,謝謝你!」「喂…清湯味薯片…」

真晝興致勃勃的衝了出房門,走了。以9秒9的速度直奔向超級市場,一衝進去就進行大採購.至於他買了什麼嘛,我不告訴你。

「啊…面粉倒得有點太多了…」

「Simple的想想!再接再勵不就行了!」

「這次不錯!但是味道還是太咸了…」

「好了好了好了!完美!」

廚房裡就一直冒出這樣的聲音。面糊烤得微焦的香氣已經引起了小黑的食欲,他飢腸轆轆的奔向桌上那盤燒得金黃色的什錦燒,顯然是餓壞了的樣子,嘴邊的口水快要流出來的樣子。

「小黑,洗完手再來吃!」被真晝馬麻的淫威逼迫得不情不願的去洗手的小黑感到十分無奈,雖說他是一秒也不想等了,但也不想弄得最後一無所有的下場。

「我要開動了…」小黑兩手抓著什錦燒的外皮,大口大口的啃起來了,吃得很是歡快,還弄得整手都是油,嘴唇上的油漬似是塗抹了唇膏。一旁的真晝也少見的沒有老媽子個性發作,而是專心致志的拿著小本子記錄起製作大阪燒所需的材料分量以及過程等等。

「好了!再來就是蛋糕了!小黑你來幫我!」真晝捲起兩邊的袖子,露出光滑細緻的手臂,一臉很有幹勁的樣子。然而他什麼東西都沒下肚子。

「額…」小黑舔了舔手掌上沾著的食物碎碎。

「你剛剛把什錦燒都吃光了…」真晝的眼神裡流轉的全是怨念,他的周圍似乎凝聚著一股黑氣,大有你不來幫我我就要你把東西吐出來之意。

於是,真晝跟小黑忙了一整天,小黑是忙著吃蛋糕,真晝是忙著構思蛋糕的形狀。還順便拍了蛋糕的外觀還有什錦燒的殘渣,發送給那個人。

「你什麼時候回來,再不回來就把你那份的什錦燒也吃完了啊。」

那晚的手機還是沒有半聲通知。

「呼…好累…」真晝軟趴趴的趴在桌子上,從里到外都透出一股寶寶好累寶寶想睡睡的氛圍。有見及此,他的基友群決定要上前關愛關愛他。關愛基友,人人有責。

「真晝…你這陣子都好累的樣子…是不是有什麼在忙啊?」

「是啊…」真晝重重的打了個呵欠,心不在焉的回答著。

「那你到底在忙什麼?我們是朋友,可以跟你分擔的,你小子別自己累壞了,我們也是可以幫上忙的。」龍征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副兄弟有難我一定幫的樣子,讓他的高度似乎高了不少,不是身高喔。

「真!的!嗎!」真晝的眼睛蘊藏著熠熠生輝的光茫,先前死氣沉沉的模樣一掃而空,讓人懷疑之前的真晝是個冒牌貨。

真晝的眼睛裡怎麼會有光,我是不是看錯惹。 by龍征

糟糕惹,怎麼有種不祥的預感。by虎雪

「這樣吧!你們今天放學後來我家!」我們好像什麼話都還沒說。by基友眾

然後,任勞任怨的基友群在真晝的家做了一天無薪的苦力,腰酸背痛的。

「今天辛苦你們了!我來做菜你們吃完再走吧。」真晝用手背擦了擦額上的汗滴詞意中帶著不可拒絕的意味。

「那我們就不客氣了喔。」二人紛紛躺在客廰的沙發上,異口同聲道。

最後,真晝草草的下了個面條,加上冰箱裡僅存的幾顆雞蛋,就把雞蛋面條給做好了。他們也沒空介意那麼多,畢竟做了那麼多體力活,快快的吃完就走了。

真晝環視了客廰的環境,佈置的花紙碎屑舖滿一地,還有廚房裡堆得滿滿的碗筷,深深的歎了一口氣,明天上課大概又要打瞌睡了。

距離那個人的生日的日子還剩下三天。

真晝開始急躁了,是的,對於自己的速度感到急躁了。感覺自己什麼都還沒完成。雖然連那個人也還沒聯絡上,也不知道那人現在到底在哪裡,可真晝卻相信著只要自己想他了,他肯定會出現。

「想你了,你在哪?」簡單的話語蘊含著關懷的暖意,可惜這並不是一封會得到回信的短訊。可真晝卻不曾放棄過,因為他深信著那個人會回到他的身邊。

距離那個人的生日還有一天。

真晝終於把蛋糕做好了,是幾層式的斑蘭蛋糕,上頭擠了幾朵忌廉花,舖滿了各種水果,蛋糕的前面放著一個大的巧克力塊,寫著:「櫻哉,18歲生日快樂!」的字眼。真晝叉著腰成就感滿滿的看著自己的作品,拿起桌上的手機興高采烈的拍了下來。

等到十二點的時候就發送了出去,附帶上的文字是「今天來我家吧。」

距離那個人的生日只有0天了。

真晝和一眾基友迎接櫻哉的到來,可是到了傍晚的時分,還是沒看到他的身影。屋子裡一片寂靜,鴉雀無聲。首先最沉不住氣的是龍征。

「櫻哉那小子搞什麼啊?生日也遲到!」龍征皺著眉頭,怒火中燒的說著。

「嘛嘛…可能堵車了吧,別激動別激動。」這是勸架的龍雪。

叮噹,門鈴的響聲引起了眾人的注意,真晝急不及待的上前開了門。迅速的打開門卻發現來人只是送快遞的,他不禁有點失望。簽收完包裹準備關上門的時候卻聽到有人說:「今天我生日,不請我進去坐坐嗎?」真晝抬頭一看,映進眼眶的是那個人調皮的笑容,還是一如既往的愛惡作劇啊,這傢伙。

「你再晚點來我們可把你的份給吃完了啊!」真晝立馬給了櫻哉一個爆栗,沒辦法,對著這個無賴的人不揍他一拳實在不能解氣。櫻哉苦著臉抱著頭,一邊揉著頭毛一邊碎碎唸。

於是解了氣的真晝把櫻哉拖著向前走,直到客廰的門前真晝停了下來。他讓櫻哉閉上眼睛,櫻哉不情願的抿了抿嘴可是也閉上了眼睛。真晝牽著櫻哉的手領著他向前走。打開門的瞬間,聽到的是一片生日哨子吹響的聲音,然後就是「櫻哉生日快樂!」。

櫻哉應聲的張開了眼睛,睜開眼的剎那看到面前的是他的朋友們,他們都一臉調笑的看著他。櫻哉又環視一下周圍,看到了琳瑯滿目的裝飾品,七彩斑斕的彩帶以及放在桌子上的幾盒包裝好的禮物。他咬了咬唇,眼眶泛著淚光,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來的樣子。這使眾人都手忙腳亂了起來。

「櫻哉你哭什麼!今天你生日你是壽星!我餓著肚子等你我還沒哭呢!」如此說著的龍征卻被虎雪扯了扯衣袖。

「說得對,我等了你那麼久我都沒哭,你哭什麼呢!你知道我發了多少條短信給你嗎!」於是真晝又給了櫻哉一個爆栗。

「謝謝你們。」櫻哉揉了揉眼睛,把淚水都給揉出來了。

「還有呢?」真晝凝視著他,有些不爽的問道。

「我回來了。」「歡迎回來。」


ps:18歲那個是從2014年12月27日連載起開始算的,如果算錯的話求捉蟲!!我家的女朋友生日大快樂!老是把你寫成憂鬱男子的我這次給你灑了滿地的砂糖喔!總是覺得椿離開你之後你也會離開真晝,所以就這樣寫了!這篇雖然很趕但我終於把你的調皮寫出來了!聯想起你以前的生活,就私心的想給你辦個生日會,其實我原本想寫更加瞹眛一點的…

 

 


评论
热度(6)

© 秋攻 | Powered by LOFTER